淘公益网

武汉抗疫中的社区难题:人手紧缺,需加大公益

  武汉的医护工作者有来自全国各地医疗机构的支援,但社区工作只能依靠基层人员自己来扛,他们亟需全国的关注和社会力量的增援

为预防病毒传播,武汉市某社区的志愿者到居民楼喷洒消毒药水。 图/中新

为预防病毒传播,武汉市某社区的志愿者到居民楼喷洒消毒药水。 图/中新

  “不吃不睡也跑不完。”王丽说,言语中难掩一丝无奈。

  她是武汉市硚口区长丰街某社区的党支部书记。2月16日,武汉市发布紧急通知,部署五个“百分之百”举措,全市从17日开始开展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要求在2月19日以内,必须保证“四类人员”全部收治到位,实现“清零”。若未兑现承诺将严肃追责问责。

  “四类人员”,是指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以及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王丽告诉《中国慈善家》,现在她必须时刻盯着微信群,因为领导和居民随时都会发消息,甚至凌晨的时候也可能有新信息,所以不敢大意。几天前,长丰街道的正康社区因为网格员没有做好居民体温统计上报工作,未能及时安排收治一位程姓的疑似患者,后来这位社区书记因漏报信息而被处分了。

  显然,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平均 1位社区工作者要服务450位市民

  王丽负责的社区共有2400余户人家,除去春节前离开的人员,还有580余户需要每天收集体温,并将他们的情况列出表格来。王丽的组里原来有6名工作人员,但其中3人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1人离汉,留在社区前线的只有2人。这些天来,王丽不断收到社区同事发来的诉苦微信,但社区的工作基本上是24小时运转,根本停不下来。

  王丽告诉记者,每天上报居民体温情况占用了大量时间;有时候入户收集信息,还会遇到住户不开门的情况,这就更耽误时间了。病患越来越多,社区工作人手越来越短缺。除了转送病人、给逝者开死亡证明以外,社区几乎没有余力来做出入管理、协调物资、回应居民需求等工作。

  超负荷工作,是当前武汉各个社区面临的普遍问题。

  58 岁的何忠是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仁义社区党总支书记,自武汉疫情阻击战打响以来,他和 17 名同事,为了完成“应收尽收”“排查清零”工作,24 小时连轴转,其中包括对社区 2524 户居民、5080 人的体温进行监测上报。

  何忠告诉《中国慈善家》,因为密切接触社区居民,只能睡在社区里,因此他已经近十个晚上没有回家睡觉了。

武汉市江岸区江大路附近,穿着白色防护服送煤气的工作人员。 图/中新

武汉市江岸区江大路附近,穿着白色防护服送煤气的工作人员。 图/中新

  何忠每天除了排查病患,还要监督物业进行病毒消杀,组织物业和业委会团购物资,给行动不便和有困难的老人送饭送药。封闭式管理时间一长,还要安抚居民情绪,个人志愿者注册,稳控社区秩序。“人少事多,每天都是千头万绪。”何忠说。

  2月22日早上,武汉市江岸区一位名叫@雨儿的女士指责社区工作不到位的语音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也反映了目前基层社区工作存在不到位的地方。对此,作家方方在日记里写到:“说实话,时间久了,百姓的吃喝问题自然会非常突出。”

  社区工作者面对的是一个千万人口规模的中心城市。据武汉市政府官网上的统计数据,2018年武汉市有13个行政区,156个街道办事处,1377个社区,4个乡镇,1814个村。按照1月26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目前留守武汉的人口仍有900多万。

  武汉市逸飞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陈兰兰告诉《中国慈善家》,武汉市一个社区一般有5名专干,群干5名,街道安排4名安保、2名协管,加上志愿者,一个社区平均有16名工作人员。粗略估算,武汉市社区工作人员总数应在2万名左右。

  也就是说,2万名社区工作者要为900万市民提供防疫等各种服务,平均 1个社区工作者要服务450个市民。可以想见,武汉基层社区面临的工作强度和压力之大。虽然上级机关有干部下沉到基层,并且还有志愿者帮忙,志愿者补贴一般有多少,但面对相对庞大的服务人口,社区工作的人手仍然捉襟见肘。

  疫情当前,武汉的医护工作者有来自全国各地医疗机构的支援,但社区工作只能依靠武汉基层服务人员自己来扛,他们亟需全国的关注和社会力量的增援。

  高风险的老人成了最无助的人

上一篇:全国49家慈善会捐款超10亿元
下一篇:济民可信主动承接公益生产任务驰援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