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淘公益网

美国践踏人权的“法外之地”

  关塔那摩湾属于古巴,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美国的实际控制下。此地有一处臭名昭著的监狱——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该监狱于2002年开始运营,至今已20年。起初,它是美国用于拘押涉嫌“计划、授权、实施或协助”“9·11”恐怖袭击有关个人的场所,后来逐渐扩大为关押美国在其“全球反恐战争”中抓获的恐怖活动嫌疑人的场所。

  据统计,在过去20年中,被拘押在该监狱的囚犯来自5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阿富汗人占29%;沙特阿拉伯人占17%;也门人占15%;巴基斯坦人占9%;阿尔及利亚人占3%)。美国对关押在那里的囚犯进行了严酷的审讯和长期的折磨:剥夺睡眠、殴打、水刑、性骚扰和虐待、威胁强奸、长期单独监禁、对绝食抗议者强制灌食、强迫注射精神类药物、破坏囚犯宗教信仰(亵渎《古兰经》)等行为时有发生。许多被拘押者长期面临严重的身体和精神健康问题。尽管如此,美国政府也从未向被拘押者提供充足的医疗服务以帮助他们康复。目前,在押人员已普遍老龄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关塔那摩监狱卫生和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

  美国在此地建立拘押中心的目的是想将这些被拘押人员置于美国联邦法律的管辖范围之外,特别是与人权保护相关的法律。这样一来,计划和监督这些行动的美国官员就不会被追究责任。然而,根据国际人权法,美国的人权义务不以其本国领土为限,还包括该国根据国际法直接或间接、全部或部分地在法律上或事实上进行有效控制的所有地区。因此,美国加入的国际人权公约同样适用于关塔那摩监狱。美国有义务保证该监狱的运作符合相关国际人权法的规定,特别是《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相关规定。因此,美国在关塔那摩监狱的行为是对国际人权法的公然违反。

  长期以来,美国拒绝配合联合国对关塔那摩监狱进行访问或为访问制造障碍。《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建立了一个对拘押地点进行定期查访的制度,以防范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但美国拒绝加入该议定书。2005年,美国政府“主动”向联合国独立专家发出仅为期一天的访问关塔那摩监狱的邀请,且要求不得与被拘押者单独谈话。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专家根本无法对被拘押者的状况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估,真正的监督更无从谈起。因此,受邀的联合国专家决定取消此次访问,并基于其他可靠来源出具了相关报告。随后美国蔑称,联合国独立专家拒绝接受美国的邀请,其出具的报告是缺乏公信力和可信度的。今年3月,美国再次向联合国专家发出了访问关塔那摩监狱的初步邀请,但双方仍需就具体的访问条款进行协商。考虑到之前美国毫无诚意的邀请以及对联合国专家缺乏必要尊重的做法,访问是否能最终成行,仍有较大疑问。

  至今仍有39名囚犯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其中27人甚至从未被控犯有任何罪行。一方面,美国没有足够证据对他们进行审判,另一方面又认为释放他们过于“危险”。这给被拘禁者在身体和精神上都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严重痛苦、压力、恐惧和焦虑。据统计,已有9名被拘押者在被拘禁期间死亡,其中7人是自杀。

  今年1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表声明,公开呼吁美国政府释放仍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剩余人员,或者加快将符合条件的被拘押者从古巴关塔那摩湾的拘押中心转移出去,并适当尊重其安全和重返社会的机会。声明称:“被拘押的时间越长,被拘押者和他们的家人就越痛苦。使那些被批准离开的人能够离开的人道主义理由是显而易见的,对于那些离开被拖延了这么久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公开呼吁一国政府采取行动的做法是极为罕见的,因为这背离了委员会与政府接触的一般模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被拘押者的沟通是保密的,与关押他们的政府的沟通也是如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这一举动表明,它已多次直接和秘密地向美国政府表达了关切,但却没有收到美国政府表明其有充分解决委员会关切之政治意愿的任何答复。实际上,就连美国政府自己也承认,遣返或在第三国重新安置被拘押者是一个可行的替代方案。然而,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只安排了三次这样的活动,并为此设置重重障碍:首先,必须有一个自愿接收国,且该国愿为被拘押者提供安全保障和康复服务;其次,该国须通过漫长的谈判,与美国签订一项移交协议。在此期间,拘押仍将继续。

上一篇:中国红十字会首获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最高奖项
下一篇:濮阳华龙区:王永甫爱心志愿服务队“爱心联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