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公益网

文化项目需要怎样的建筑:美术馆的内容应先于_慈善基金办理

  围绕“文化项目需要怎样的建筑”,中国正规的义工旅行,法国家博物馆联盟及大皇宫主席克里斯·德尔康提出,美术馆应该首先有内容,再有建筑。

  中法两国的多位知名美术馆馆长、建筑师以及政策专家近日聚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围绕“文化项目需要怎样的建筑?”一题进行了圆桌讨论。在知名建筑师李虎看来,对于美术馆,建筑是另外一件更大型的艺术装置,建筑应该打破人与艺术的边界,并且与生态、与城市和谐共存。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引用建筑师多西的话,认为美术馆应该是一个让时间停歇的地方。法国家博物馆联盟及大皇宫主席克里斯·德尔康提出,美术馆应该首先有内容,再有建筑。

圆桌讨论现场

圆桌讨论现场

  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我今天的发言主要围绕美术馆与观众的关系这个主题来展开。我一直在思考中国的艺术观众,在改革开放这40年来发生了哪一些变化。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2007年,UCCA开馆,在那个时候开设这样一个艺术中心,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一个行为,那时候它还没有完全跟社会、跟周围的观众形成一个有机、有效的关系,我们在过去12年做了大量的展览,直到2016年美国艺术大师罗伯特?劳森伯格的展览,我们才意识到,其实展览是可以售票的。在我们运营的头十年,一年的票房算下来,可能不到五六十万人民币,用它来支持任何展览相关的开销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围绕着这个艺术中心的使命开发了很多新的渠道,包括我们的理事会等等、企业的赞助,但是观众没有参与到我们的运营筹款的行为中。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毕加索展览现场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毕加索展览现场

  这些年里开始出现大家愿意买票的展览。比如余德耀美术馆的“雨屋”,比如K11的莫奈大展。我们开始注意到观众正在发生一个很大的转型,现在有人愿意拿出至少跟电影票等额的一个款项,拨给自己的文化消费这可能是一种精神上的新需求。

  我觉得我看到了一种趋势,其实展览是可以通过票房,基本上来维持一个运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但是我觉得我们作为机构,还是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责任,就是我们要忠诚于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使命,我们相信每个机构有它自己的定位、自己的性格、自己的使命,作为机构,我们一直致力于建立国内外文化上的交流,从我们的展览和项目怎么可以达到这个目标?我们不应该看到现在这个新趋势,就是彻底地转型,我看到一些国家的机构开始做一些比较明显的为了票房做的项目,比如梵高的多媒体展览,可能一件原作都没有。我认为我们作为机构,能够筹出资源把103件毕加索的原作来到北京,然后放在那儿给大家去思考、去体会,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希望通过这个模式不停升级和迭代,我们可以不停地找新的方式,来完成这项工作。

余德耀美术馆 “雨屋”

余德耀美术馆 “雨屋”

  李虎(OPEN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我想从广义来讲,对于一个文化建筑,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会简单总结三个话题。第一个是平衡,就是建筑和建筑所服务的要展示的艺术空间之间的关系,美术馆当然是为艺术提供展示的空间,可是建筑本身依然要打动人,这是我提出的平衡的概念。建筑依然要创造可以打动人心的,可以让人去探索,去寻找一种诗意的办法,建筑其实在一个美术馆里面,建筑无疑也是另外一件更大型的艺术装置而已。

油罐艺术中心

油罐艺术中心

  第二个是边界。这里的边界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建筑可以帮助打破的边界,帮助拓展空间里可以容纳的、可以接受的艺术类型,在当下的美术馆、艺术空间和全球范围内,你可以看到这个艺术界的变化。第二种边界是打破人跟艺术的边界,打破美术馆曾经的高高在上的封闭盒子的概念,更加拉近人和艺术的距离,空间可以起到这种媒介拉近的作用。以油罐艺术中心来讲,我们要面对重新创造和改造的空间本身就很特点,从设计开始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到提供多元的空间,不只是对于展示艺术空间的多元性,还有包括里面内容的多元性。

沙丘美术馆

沙丘美术馆

上一篇:文化产业发展的成功经验mdash;mdash;法国文化发展_张健慈善基金
下一篇:BD赞助 | 2019年度版图国际小姐大赛绚丽绽放_敬老院义工